您的位置:

首页> 玄幻仙侠> 奇淫宝鑒之『破鞋』的一天

奇淫宝鑒之『破鞋』的一天
| JKF捷克论坛

    我打开半扇门,坐在门外面,此时胡同里有了些生机,一些和我一样的女人 们也利用下午的时间坐在门外,只要有男人从这里过,就会笑着过去搭话。

    我坐在门外,从那边走过来两个男人,走近了我一看,都是有了点岁数的, 大约有50多岁,穿戴都很普通,我看着他们笑,他们看了看我停下了脚步。我 见他们停了下来,赶忙走过去,笑着说:「大爷,您好呀,您看,这幺热的天 儿,到我那坐坐去?」

    两个大爷互相看了看,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,我早就拉着他们进了院子。

    我把门关好,笑着对他们说:「那些破鞋呀,身子髒着呢!您可千万别近她 们,咱多乾净呀,来,您坐坐。」说完,我往屋子里让他们。

    其中一个大爷说话了:「哎,闺女,我不怕你笑话,本来我不想来的,都是 这个老东西,说什幺袜子胡同有小姐,你说我们都是50多岁的人了,这,这叫 什幺事儿呀!」

    另一个大爷听完,有点着急了,嚷着说:「我说老许,你这幺说可就没良心 了!我也只不过是提了提,还不是你非要来的!」

    老许也急了,嚷到:「老刘,你……」

    我一看,心说:老苤西的!还没上磨呢,你们到先咬起来了!

    我笑着说:「大爷,别生气,您到这儿是图个乐儿来的,气坏了身子可不好 了,来,两位大爷,咱们进屋说话儿,在这多彆扭呀。」

    老许瞪了老刘一眼说:「要不是这闺女说情,我今天非跟你掰清楚不可。」 说完,气哼哼的进了屋子,老刘也不甘示弱的追在他后面说:「别来这套!还不 是心急想进人闺女的屋子。」我在旁边一看,老刘的脚步也不慢,我心里一阵冷 笑,心说:天下间还真有比我们更不要脸的人!

    我进了屋子,两个大爷都坐在了床铺上,我笑着说:「大爷,别动肝火,既 然到了这儿,就应该图个乐,弄个爽,好了好了,咱们抓紧时间吧,您两位想玩 什幺?」

    两个老头沈默了一下,互相看了看,老许说:「闺女,咱们是第一次来,这 个……」

    我一笑,说:「您是想听听报价是吧,那我告诉您,咱们这儿的服务可多着 呢,想什幺有什幺,只要您给足了钱,怎幺着都行,不过一般做的呢也就是这幺 几种:

    『陪聊天』,当然,您想聊什幺都行,包括那方面的,我这免费给您提供茶 水。

    『掏小鸟』,也就是撸鸡巴,保证让您射,咱们这让您免费摸摸。

    『素叼老二』,也就是舔鸡巴,可以免费摸摸。

    『打通泡』,也就是操屄。

    『后庭花开花又落』,也叫『通后庭』,就是操屁眼。

    『老猴吃蜜桃』,我帮您舔屁眼,保证让您爽歪歪!

    『小蚂蚁周游世界』,帮您舔全身,很爽的!

    『足部按摩』,帮您洗脚,如果是舔脚要加钱的哦。

    『双管齐下肛上开花』,可以两人一起来,很爽的。

    『仙人自摸』,您可以看我自摸表演。

    通常就是玩这些了,如果您有什幺特殊的要求,只要您说出来,咱这都可以 满足。」

    两个大爷听完以后直嚥唾沫,看样子跃跃欲试。

    我笑了一下又说:「不过价钱方面,当然了,您放心,咱们这价格公道,绝 对比别的地方便宜,可以商量着办。」

               (上集完,请看下集)

                  (下)

    两个大爷听得入了神,直到我说完,才醒过神来。

    老许说:「哎呦,这幺多的花招呀,我的老天,我都听……」说完,他看看 自己的裤裆,我一看,这个大爷的裤裆竟然有点发鼓。

    我心里觉得有意思,心说:这幺大岁数了,还这幺挺。

    老刘嘿嘿的笑了一声对老许说:「怎幺着,许爷,您点个什幺?」

    老许憨着说:「嘿嘿,这幺好的闺女,我什幺都想点。」

    老刘『呸!』的一声说:「你以为人家白让你玩呢,要给钱!」

    老许回嘴到:「废话,我说白玩了吗?你……」

    我看着这两个老头打屁,心说:要玩就玩,别耽误时间呀。

    我笑着说:「大爷,我看您二位也不容易,这样吧,我帮您来个『摸小鸟』 既经济又实惠,您还可以过过手瘾,怎幺样呀。」

    两个大爷兴奋的点点头。

    我光着屁股坐在床沿上,两个大爷一左一右坐在我旁边,我帮着他们把裤子 脱掉一半,两个大爷的鸡巴暴露出来,我看了看,鸡巴都不算大,鸡巴头颜色都 是深色的,鸡巴毛儿也稀稀拉拉的了,我用手左右的摸着他们的鸡巴,两个大爷 也在我浑身摸着。

    老许一边摸着我的乳房说:「哎呦,闺女,你这个奶子真嫩,真大哦,我摸 着真过瘾……啧!啧!」

    老刘一边摸着我的身子,一边把脸靠近我仔细闻着我的肩膀,说:「哎!真 香哦,皮肤真嫩!」

    两个大爷在我的小手揉捏下逐渐的挺起来了,我笑着说:「哎呦!大爷,您 可真行!鸡巴个头这幺大!」

    两个大爷各执着我的一个奶子猛捏,我稍微觉得有点疼。我希望他们快点射 精,一边加快撸弄着他们的鸡巴,一边对老许说:「许大爷,一看您就是老玩家 了,许大爷,您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小帅哥,追您的女孩子一定不少……像我这 样的女孩您一定看不上哦……给您舔屁眼您都不要我,女孩子给您叼着大鸡巴, 一口一口的唆了着,鸡巴蛋子含在小嘴里使劲吸,您呀,把大鸡巴往屄里一操! 那个爽哦!……」

    我一边用语言刺激的老许,一边快速的上下撸弄着老许已经很硬的鸡巴,还 没等我说完,老许的两个鸡巴蛋子忽然的一抖,根据我的经验,这是男人射精的 前兆!我也不等老许说话,一低头,伸出舌头对着鸡巴头上的尿道口一阵的来回 『扫射』。

    老许瞪着大眼睛看着我颤抖的说:「闺……女!我……哦!……啊!!」我 手上的鸡巴一阵发涨,尿道口快速的一张,『滋!』一股白光闪出,紧接着老许 的鸡巴连着挺了好几下,每次都挤出白花花的精液,粘稠的精液顿时弄的我满手 都是。

    我也顾不得老许了,回过身子对着老刘,此时老刘用一只手捏着我的乳房, 闭着眼睛,仰着头,嘴里『嘶嘶!』的喘着粗气。

    我笑着对老刘说:「刘大爷,您别着急,慢慢的玩,鸡巴大了不怕撸,您的 鸡巴是我见过最大的了,您呀,年轻的时候準是个坏小伙,俗话说:男的不坏, 女的不爱吗,您肯定玩儿过不少年轻漂亮的娘们吧,大鸡巴往屄里一送,抽出来 一兜水,滑不溜丢的多爽呀!……多操几下,爽得小姐给您叫床!……啊!…… 爽呀!……爽!」

    我一边使劲的撸弄着老刘的鸡巴,一边用另一只手揉弄着老刘的两个鸡巴蛋 子,老刘『哦儿!』的一翻白眼,鸡巴使劲往上一挺,射精了!

    ……

    两个大爷穿好了衣服,我笑着用卫生纸把手擦乾净。

    许大爷彷彿有点疲劳,从裤兜里拿出一个破旧的钱包对我说:「闺女,我们 就带着这幺点钱……」

    我笑着看了看,从他手中的钱包里拿出两张票子说:「大爷,今天您第一次 来,我也是拉个老主顾,对您优惠,希望您下次常来玩儿呀!」

    两个大爷见我要的钱并不多,感激的看了看我。

    老刘癡癡的看着我说:「闺女,你真好,下次我还来……能玩……」

    我笑着说:「下次您来的时候我一定把您伺候的爽爽的,您放心,怎幺玩都 行!」

    两个大爷恋恋不捨的被我送出了大门,一直到胡同口还回头看了我一眼。

    我心说:行,以后这两个少来不了!

    送走了他们,我重新拿出凳子做在门口,从这过了几个人,可都没搭理我。

    大约快下午4点了,我正準备回去睡觉好晚上有精神上班,一打眼,从胡同 那边走过来一个年轻人,几个和我一样的女人过去搭话,可他都没理睬,逕直向 我这边过来,我站在门里,把头探出去笑着冲他说:「大哥,进来玩玩吧,很爽 的!我这是最后一户了,前面没了,别错过机会呀。」

    年轻的男人停下脚步看了看我,仔细的打量着我,然后又前后看了看。我一 看有门,急忙走出去,靠近他说:「大哥,别犹豫了,进来爽两管儿!保证您败 火!……我这呀,花活儿多!人浪!想怎幺玩都行!而且保证价钱公道。」

    说完,我又小声说:「保证比前面那些都便宜!保证让您觉得值!」

    我拉着他的手往门里走,年轻人喏喏的说:「怎幺玩都行是吗,大姐?」

    我把他拉进院子里,把门关好回头笑着说:「那当然了!大哥您想怎幺玩都 行!来,咱们进屋去。」

    进了屋子,我看了看这个年轻人,大约20出头吧,穿着时髦,带着眼镜, 显得挺有学问的样子,人显得挺瘦弱,个子也不高,挺文静的。

    我一边脱衣服,一边笑着说:「大哥,千万别拘束,到了这,您不就是图了 乐吗,来,快脱衣服。」

    年轻人犹豫着慢慢的脱了衣服,我一看,差点没笑出来。

    原来他脱了裤子以后里面穿的是一条红色的小裤衩,小裤衩还绣的金丝的边 儿,一看就是女人穿的,这还不算,这个年轻人竟然穿了一条肉色的连裤丝袜, 哎呦,丝袜包着那个裆里的鼓鼓囊囊的。

    我笑着从床上走下地,走到他跟前低头看着他的下身,笑着说:「哎呦,大 哥,您……」

    年轻人脸一红,对我说:「你不是说怎幺玩都行吗?我就喜欢这个,要是不 行我就走了。」

    我急忙拉着他说:「别走呀,来,咱们玩玩。只要您给钱,想怎幺来不 行?」

    年轻人听完,从裤兜里掏出几张票子说:「这些还不够?」

    我一看,笑着说:「您看您,怎幺那幺见外呢,来咱们乐着。」

    ……

    其实这个年轻人的要求也不多,挺实在的。

    他把裤衩和丝袜褪到屁股下面,然后高高的撅在床上,我站在他的后面,用 一只手使劲抠着他的屁眼,另一只手伸到他的裆里快速的撸弄着他的鸡巴,唯一 让我觉得有趣的的是,他对我说:「大姐,我想这幺玩,您一会把我的鸡巴撸硬 了,然后撸得我射了精,您想办法把我射出来的精子灌进我的屁眼里然后拿什幺 东西给堵上就行。」

    我干这个也有几年了,玩新鲜花活的客人也接待了不少,可还没有一个像他 这样的。

    我觉得这个男人真够变态的!

    可为了挣钱,我根本不想这幺多,反正又不是我难受。

    我笑着说:「大哥,没问题。」

    我找来一个茶碗放在他的鸡巴下面,然后把手指放进嘴里唆了唆了,对着他 的屁眼抠了进去,另一只手绕到他的裆下由慢到快的撸弄着他的鸡巴,他像个女 人似的叫了起来:「哦!……哎呦!……大……大姐……使劲……抠!……啊! ……哎呦!」

    我使劲狠狠的挖着他的屁眼,觉得他的屁眼紧紧的,我拔出手指,冲着他的 屁眼吐了点唾沫,然后又抠进去挖了起来,下面的另一只手有条不紊的撸弄着他 的鸡巴,我低头一看,只见他那本来不大的小鸡巴竟也挺的硬硬的,鸡巴头上冒 出许多黏糊糊的淫水,我的手和着淫水一撸,发出『扑哧,扑哧』的轻微响声, 我笑着说:「大哥,鸡巴好强壮哦!……您的屁眼真棒!比我的屁眼都好!…… 大哥,我给您抠得爽吗?」

    年轻人喘息着说:「大姐……再使劲抠!……快撸!……」

    我加力的一阵猛抠猛撸,忽然觉得手上的鸡巴一阵的乱挺,他屁眼一阵的紧 缩,我知道他快射了,再狠狠的撸了两下,男人一阵的乱叫:「啊!啊!啊!」

    我急忙把他的龟头对準茶碗,『噗噗噗!』,他射精了。

    直到他的鸡巴不再抽动,我才鬆开手,轻轻的把茶碗拿起来,我一看,里面 有一小撮精液,男人趴在床上不动,等待着我的动作。

    我把他的屁眼用手指撑开一点,然后把茶碗里的精液倒进他的屁眼里,他竟 然学着女人的叫声哼哼着。

    我从床铺下面抽出一张卫生巾,把它团成一个小团塞在他的屁眼里,然后一 拍他的屁股说:「好啦!大哥。」

    年轻人满意的把丝袜和裤衩穿好,给我钱的时候在我的脸蛋上亲了一下说: 「大姐你真好,以后我还来!」

    我笑着拿着钱,说:「大哥,以后有什幺需要儘管来,我还是那句话,到了 咱这,想玩什幺都行,价格绝对公道。」

    送走年轻人的时候我看了看天,闷热了一天,到了下午竟然有下雨的样子, 我心说:老天真是不可怜穷人呀,如果下雨,那今天晚上恐怕又没客人来了。

    我回到屋子,先洗了个澡,这个时候了,已经不会再有客人来了,只有到了 晚上8点以后才会热闹起来。

    我把这一天的收入用信封包好,自己只留了10来块钱,然后穿好衣服出门 而去,看来真的要下雨了,胡同里更潮湿了,出了袜子胡同,我走上土路,不远 的地方就是一个小邮局,我把信封封好,贴上邮票,往信筒里一送,心说:这点 钱给孩子治病还远远不够,我还需要更多的钱。

    晚上6点,大雨好似如期而至,我看着外面阴沈沈的天,心说:但愿明天是 个好天气,那就有可能有很多客人来,我也能多挣点钱了。

    迷迷糊糊的,我进入了梦乡,这天,我做了个梦,梦见我孩子的病治好了, 他笑呀,我也笑呀,我再也不用干这个了,我和孩子快快乐乐的生活着……生活 着……

| JKF捷克论坛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